我所任教的高校是美国萨凡纳艺术设计大学(Savannah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简称SCAD),是一个在美国排名不错的艺术类高等院校,其平面设计、动画、时装设计、室内设计等专业在美国特别出名。SCAD现有在校生一万多人,学生来自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它的总校位于美国乔治亚州的萨凡纳,其在美国亚特兰大、法国拉考斯特和香港还有三个分校区。我在SCAD香港分校教授传播学相关课程。
咱们找工作都想要“钱多、事少、离家近”。那么在美国高校教书是不是符合这三原则呢?且听我细细道来。
首先,在美国高校当老师待遇怎么样?坦白说,挺好。如果你在网上搜,其实能找到许多美国高校工资的公开数据。根据《高等教育纪事报》(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的最新调研数据,资历最浅的助理教授一年也至少有相当于三四十万人民币的工资。资历深的正教授年薪过百万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如果是像商学院、法学院这样的“热衙门”,教授们的工资肯定更高。所以SCAD的待遇只能算是一般水准。其实对我的许多同事来讲,来做教授其实是亏本的事。因为他们都是在设计领域颇有名气的专家,在业界做拿到的薪水要多得多。为什么亏本还愿意教书?是不是因为“事少”呢?
我要讲的第二点就是在美国高校工作清不清闲。在高校工作,最让人羡慕的就是三个月的寒暑假了。除此之外,SCAD周一到周四上课,周五偶尔会有会议,周六日休息。老师们的授课时长是10到20小时不等。一周工作四天,每天五个小时,还有寒暑假,是不是听起来挺爽?你!大!错!特!错!了!我入职以前也傻呵呵地认为找到了个事少的工作,但是上班以后才发现——课上两个钟,课下一天工。虽然课时不长,但是备课要花大量时间。而且学校要求老师组织课外辅导,每门课还一定要两次校外实习,例如带学生参观展览、去澳门、台湾、日本、韩国等地游学,所有的时间加起来,是什么概念呢?这样讲吧,我刚上班的第一个学期,平均工作时间每天不低于12个小时,包括节假日。
第三个原则,离家近。SCAD大部分老师都是从美国来的,所以离家够远的吧。他们来到香港分校首先遇到的难题就是文化冲突。对我而言,文化冲突也是我遇到的第一个难题。首先是英式风格跟美式风格的冲突。我的母校香港城市大学(城大)跟其他的香港公立大学一样,都走英式路线。SCAD是一所典型的美国私立高校。二者有着完全不同的节奏。城大是学期制(Semester),一学年主要有春、秋两个学期,每个学期加上考试周大概16周。SCAD是学季制(Quarter),一年有四个学季,每个学季只有10周。相比起来,对教师和学生来说,学季制的压力都要大得多。我的学生把SCAD戏解为“Sleep Comes After Death”的缩写,翻译过来就是“先死再睡”。学校专门为学生划出了打盹区还添置了几个“睡眠仓”,就是好像太空舱一样的躺椅,可以调灯光放音乐还有震动按摩功能。

上图:SCAD香港分校供学生使用的“睡眠仓”。图片来源https://pbs.twimg.com/media/CBWU2e9U8AAw33N.jpg
上图:SCAD香港分校供学生使用的“睡眠仓”。图片来源https://pbs.twimg.com/media/CBWU2e9U8AAw33N.jpg

我遇到的第二类文化冲突就是中式教育跟美式教育的冲突。我的小学中学本科硕士都是在国内念的,虽然在城大接受了几年英式教育的熏陶,但是我的价值观从根本上讲还是中式教育打造出来的。而我现在要来美国高校教书。文化冲突不可避免。比方说,下课铃一响,学生马上收拾书包走人。拖堂?在美国高校基本不可能发生。但是在咱们国内的课堂里,老师不说下课,有哪个学生敢动?老师的绝对权威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前一阵子BBC纪录片《我们的孩子够坚强吗?中式学校》热播 。几位中国老师在一所英国学校尝试用中式教育教授英国学生。我记得片子里有一个老师说,中国学生都很听话,完全不用管课堂纪律,而教英国学生则要花大量精力维持课堂纪律。就是这个道理。美式教育中老师的权威并不是自然而然的。我发现,当一个nice的老师并不难——你上课讲讲段子,作业少点,打分高点,你轻松学生也开心。但是做一个受人尊敬的老师真不容易,要非常非常地努力来争取的。怎么争取?靠高质量的授课,靠有技巧的沟通,靠不偏不倚的评分。比方说,我来SCAD的第一个学期,努力塑造nice的形象。第二个学期,我对授课内容熟悉了,对学生的要求也更加严格了,例如第一学期如果学生迟交作业我也顶多扣点分,第二学期的做法是如果迟交直接零分。有意思的是,第二个学期期末的教学评估分数比第一学期好的多。 学生也是明白人,知道老师严格些对自己是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