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Teaching

Computational Social Science: Methods and Applications

This course provides students with an extensive exposure to the fundamental principles and essential techniques of computational social science methods, ranging from automatic collection of digital and online data to machine learning with or without human supervision. The methods are intended to complement and enhance the traditional social science methods of data collection and analysis,..

Read more

eLearning task list template

Dear colleagues, Here is the [link] to the weekly task list I created for my students. Feel free to download and modify for your class. Note: It is a downloadable link from OneDrive. You need to sign in with your SCAD account.  Dr. Qin  

在美国高校教书是怎样一种体验

我所任教的高校是美国萨凡纳艺术设计大学(Savannah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简称SCAD),是一个在美国排名不错的艺术类高等院校,其平面设计、动画、时装设计、室内设计等专业在美国特别出名。SCAD现有在校生一万多人,学生来自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它的总校位于美国乔治亚州的萨凡纳,其在美国亚特兰大、法国拉考斯特和香港还有三个分校区。我在SCAD香港分校教授传播学相关课程。 咱们找工作都想要“钱多、事少、离家近”。那么在美国高校教书是不是符合这三原则呢?且听我细细道来。 首先,在美国高校当老师待遇怎么样?坦白说,挺好。如果你在网上搜,其实能找到许多美国高校工资的公开数据。根据《高等教育纪事报》(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的最新调研数据,资历最浅的助理教授一年也至少有相当于三四十万人民币的工资。资历深的正教授年薪过百万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如果是像商学院、法学院这样的“热衙门”,教授们的工资肯定更高。所以SCAD的待遇只能算是一般水准。其实对我的许多同事来讲,来做教授其实是亏本的事。因为他们都是在设计领域颇有名气的专家,在业界做拿到的薪水要多得多。为什么亏本还愿意教书?是不是因为“事少”呢? 我要讲的第二点就是在美国高校工作清不清闲。在高校工作,最让人羡慕的就是三个月的寒暑假了。除此之外,SCAD周一到周四上课,周五偶尔会有会议,周六日休息。老师们的授课时长是10到20小时不等。一周工作四天,每天五个小时,还有寒暑假,是不是听起来挺爽?你!大!错!特!错!了!我入职以前也傻呵呵地认为找到了个事少的工作,但是上班以后才发现——课上两个钟,课下一天工。虽然课时不长,但是备课要花大量时间。而且学校要求老师组织课外辅导,每门课还一定要两次校外实习,例如带学生参观展览、去澳门、台湾、日本、韩国等地游学,所有的时间加起来,是什么概念呢?这样讲吧,我刚上班的第一个学期,平均工作时间每天不低于12个小时,包括节假日。 第三个原则,离家近。SCAD大部分老师都是从美国来的,所以离家够远的吧。他们来到香港分校首先遇到的难题就是文化冲突。对我而言,文化冲突也是我遇到的第一个难题。首先是英式风格跟美式风格的冲突。我的母校香港城市大学(城大)跟其他的香港公立大学一样,都走英式路线。SCAD是一所典型的美国私立高校。二者有着完全不同的节奏。城大是学期制(Semester),一学年主要有春、秋两个学期,每个学期加上考试周大概16周。SCAD是学季制(Quarter),一年有四个学季,每个学季只有10周。相比起来,对教师和学生来说,学季制的压力都要大得多。我的学生把SCAD戏解为“Sleep Comes After Death”的缩写,翻译过来就是“先死再睡”。学校专门为学生划出了打盹区还添置了几个“睡眠仓”,就是好像太空舱一样的躺椅,可以调灯光放音乐还有震动按摩功能。 我遇到的第二类文化冲突就是中式教育跟美式教育的冲突。我的小学中学本科硕士都是在国内念的,虽然在城大接受了几年英式教育的熏陶,但是我的价值观从根本上讲还是中式教育打造出来的。而我现在要来美国高校教书。文化冲突不可避免。比方说,下课铃一响,学生马上收拾书包走人。拖堂?在美国高校基本不可能发生。但是在咱们国内的课堂里,老师不说下课,有哪个学生敢动?老师的绝对权威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前一阵子BBC纪录片《我们的孩子够坚强吗?中式学校》热播 。几位中国老师在一所英国学校尝试用中式教育教授英国学生。我记得片子里有一个老师说,中国学生都很听话,完全不用管课堂纪律,而教英国学生则要花大量精力维持课堂纪律。就是这个道理。美式教育中老师的权威并不是自然而然的。我发现,当一个nice的老师并不难——你上课讲讲段子,作业少点,打分高点,你轻松学生也开心。但是做一个受人尊敬的老师真不容易,要非常非常地努力来争取的。怎么争取?靠高质量的授课,靠有技巧的沟通,靠不偏不倚的评分。比方说,我来SCAD的第一个学期,努力塑造nice的形象。第二个学期,我对授课内容熟悉了,对学生的要求也更加严格了,例如第一学期如果学生迟交作业我也顶多扣点分,第二学期的做法是如果迟交直接零分。有意思的是,第二个学期期末的教学评估分数比第一学期好的多。 学生也是明白人,知道老师严格些对自己是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