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Visiting

为什么说“双十一”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The born of a new Chinese national holiday

如果你在google trends搜索“抑郁”。例如我们来看2011年中国地区的搜索情况。小高峰出现在11月左右,也就是中国的秋天。自古逢秋悲寂寥。大家都爱秋天抑郁,you are not the only one feeling blue in the fall. 那么美国人民是不是也是“逢秋悲寂寥”呢?看来并不如此。美国人民更像是“逢春悲寂寥”。虽然秋天之后郁闷指数略升,但是一到11月底的感恩节假期,这个大大的笑脸”V”就出现了。当然,节后返工郁闷指数自然飙升。不过,圣诞节就要到了,郁闷也不会持续多久了! 基于这项小小的数据挖掘研究,我的建议是:中国应该适当缩短10月的假期,在假期稀少、抑郁高发的11月设立假期。这对于全民心理健康来说,是件好事。这两年,“双十一”这个新的节日渐渐兴起,从一开始的“光棍节”演变为“购物节”。我认识这个全民心理自我调适机制在起作用,也就是说,大家都觉得有必要在十一月搞个节日。所以说,“双十一”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

North by Northwest 4: China’s Superman

提起超人,你想到的肯定是内裤外穿的那个洋人。 中国式的超级英雄是个什么样子? 我想到了四个人:关二哥,包大人,黑猫警长,济公。 关二哥、包大人和黑猫警长:一红二黑,都是忠孝仁义的典范。体制内的超级英雄,伸张正义的前提是忠君爱国,或者维护大森林的和平。没有superpower。身上都有悲剧色彩(白猫警探牺牲的那一集让我伤心了好久)。 济公:应该是最接近超人兄的中国形象。外星人,有super power,行踪不定。也许在中国人心中,暗藏着这样一种心理:在体制内伸张正义,最终都没有好下场。只有疯疯癫癫(精神上跳出体制)、出家人(身份在体制之外),才可能伸张正义并得善终吧。 也许关二哥、包大人和黑猫警长只能称得上是Great man,只有济公,这个疯疯癫癫的出家人,才能称得上是Super man。 【有感于和几个中国留学生的交谈。众人皆有匡扶正义之志,奈何为人事所累。更可畏者,乃心中之“小中宣部”。】

North by Northwest 3: Mother, Son, and the Internet

9月3号美国劳动节,放假。加上周末一共三天长假。不去学校,在家里用功。 同住的是一个北京学者,大概四十岁左右,在西北大学访问,为期一年。还带着一个十四岁的儿子,暂时在美国上高中。“想让孩子多学学英语。”妈妈这么说。 因为现在是暑假,孩子在家闲着没事,大多数时间就抱着电脑,打游戏、上网、看片,时不时哼起日本动漫的主题曲,日文唱的还挺好。 每天早上七点左右,就能听到这个妈妈开始吼孩子:“起床了!”“快开始看书。”“怎么还不动呀!你是想气死妈妈吗?!”……然后晚上11点左右,又开始吼叫:“别玩了!快去洗洗睡!”“你怎么还不动呀!”“我说了多少遍了!快去睡!”…… 这个妈妈是山东人,性子急,事业型,但是人确实挺好,平时对孩子很温柔。 孩子大多一声不吭,有时服从,有时默默反抗。最激烈的一次反抗——狠狠地把电脑合上,躺在床上,抿着嘴,挺了大约10分钟。 我作为一个外人,只能保持缄默,装透明。 这个妈妈也是一直读到博士,玩命科研,现在总算小有成就,但是对孩子却充满歉疚:“你说我就是想弥补一下,他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理解我呢?你说带他到美国上学容易吗?我还这么忙,还得这么操心,唉……” 她有时会跟我诉苦。 有时会想,以后跟自己的孩子怎相处,会不会也这样?妈妈,儿子,互联网,在我看来,就是一个极富张力的三角:妈妈忙事业的时候,儿子跟互联网做伴,妈妈也不会多说什么,儿子貌似挺开心;妈妈想起儿子的时候,看儿子还跟互联网粘着,就开始吼,儿子反而挺委屈。在这几个月的相处时间里,他们三者的关系会发生什么变化吗?我想可以做一篇参与式观察。 开始学术。 参与式观察,第一个难题就是以怎样的身份融入其中呢? 引自www.mao52115.tcu.edu.tw/handout/qr/09_參與觀察法.pdf R. Gold依參與程度和觀察角色分成四種: •Complete participant:完全融入在地的參與和觀察,觀察者甚至不知道其真實身份。問題在於「倫理問題」和「科學性」; •Participant-as-observer:完全參與,但向被研究者表明身份。風險是,可能無法呈現社會過程原貌,也可能因此失去尊重; •Observer-as-participant:例如,記者。 •Complete observer:完全旁觀,不需參與。問題在於「無法完整深刻的瞭解」 我还是选Complete participant吧。不过,什么时候告诉他们我在记录他们的生活写论文呢?这确实是个伦理问题。至于科学性问题,中国人对自己人、外人的清晰区分,让处于“外人”圈子里面的我,可以处于一个比较客观的位置———这是“差序格局”的好处啊。 接下来,就是要学习怎么做田野记录,还要多读文献,把研究问题做小做深。嗯,这个项目就当作下班回家之后的副业吧。